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职场休闲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71|回复: 0

[随笔] 拔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1 21: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拔牙


力士OR立事

    9月25号左右,上面最右的一颗牙顶着腮帮子长出了一个尖,非常难受,以为是诟,想用手去抠下来,没想到把指头肚给划了个口子。有个朋友在牙科诊所有熟人,正好在单位附近,去了后,非常热情地帮我把牙上的尖磨平,暂时解决了痛楚,但依然不舒服。
    诊所负责人说让我第二天去拔,我看他医生太年轻,虽然不用花钱,但担心技术不过关,便边感谢边支吾着走了。
    同事告诉我最边上的上下四颗牙叫“力士牙”,没有什么用,疼了拔掉即可。我当时以为这牙是大力士才叫“力士牙”,后来有人与我开玩笑,这么大了才立事啊!我上网查了才明白,原来同事说的是“立世牙”或“立事牙”,学名叫“智齿”。
    牙疼,让我涨了知识,也算一个收获。


撕裂而不疼


    牙事虽小,毕竟在口腔内,不想找小诊所去拔。联系正规医院较有经验的一个中年牙科医生,准备在假期的头一天拔,不影响上班。他说29日有班,只好就着医生的时间于下午一点左右去拔牙。
    这个中年医生非常热情,助理打麻针时疼的很,要不是担心针断在里面更疼,真想把针咬断,或者把嘴躲开。另外,当时也有几个美女在场,即使很疼,我也要像关羽刮骨疗毒的那种风度才好,因此强忍住疼痛,坚持到让助理打完,过了一会儿麻药起了作用,拔牙时中年医生亲自上阵,男男女女好几个医生在观摩,其中一个小姑娘把住我的头,以免我疼得受不了时乱动而影响手术。
    拔右侧那颗牙,拔不掉,中年医生用小锤子敲了几下,问我牙疼不疼,我笑着说:“牙不疼,但震得脑袋疼。”
旁边的小医生们都笑了。敲了几下才拔出。
    拔左侧那颗时,依然拔不出来,敲了几下还是不行,后来医生一使狠劲儿,只听到刺刺啦啦撕裂的声音,那颗牙就下来了。幸好打的麻药足够,要不,仅听那撕裂的声音就知道会有多疼。


一块小“纱布”


    牙拔掉后,医生使劲往我嘴内两侧塞了很多纱布,塞得我腮帮子疼,让我用牙狠劲儿咬着两边的纱布,遵医嘱在走廊等到半个小时后将纱布取出就行。
    在走廊等了近近五十分钟,我才将纱布取出,取出的那一刻,像去除了两个大瘤子,嘴里是相当的舒服,然后回单位上班。
    上班时,自己感觉特别好,但有点得瑟也有点卖弄,忘记了医生“不让喝水”的嘱咐,喝了一杯水,大约七八口,我似乎还让水在嘴里逛了圈。晚上下班坐通勤车回家,嘴内左侧似乎有一小块纱布仍在,但没敢去取,想坚持到家再说,但嘴里越来越难受,好像纱布变大了。
    下了通勤车往家走时,有点想呕吐,便往外吐那块“纱布”,吐了几下是吐出了东西,但却有短面条状的东西沾在嘴边不肯出来,用手一拉,似乎是血块,抓紧扔向地面,用手帕擦了嘴便快速往家走,300米左右的路程,吐了几次,都是血,路上生怕遇到熟人,让人看见了传来传去的不好。


失血约一碗


    回家到,让媳妇找纱布,正好家里有几块,也不管卫生不卫生,拿来就塞上。
    过了一个多小时,感觉还是不对劲儿,嘴里一直往外冒血,于是在高中同学群中求助有经验的人,有人劝我用药棉,有人劝我用云南白药,有人劝我吃冰棍儿......
    冰棍儿是不敢吃了,媳妇出去帮我买了胶囊型云南白药及一瓶药棉,我到洗手间将纱布从嘴里取出,那一团纱布已被血染透,扔在便池冲走,然后用纸巾将嘴中的血擦干净,迅速再将药棉塞进嘴的左侧,使劲用牙咬上。30号还要上班,便劝媳妇去睡,告诉她放心,我再上一会儿网就睡。其实是想等不再流血时好睡。
    等到将近零点,我看嘴里仍是不断流血,上牙床、下牙床都有,用纸巾不断的从嘴中擦血,但也不想让媳妇知道,这么晚了,把她吓够呛,也没有什么意义。后来,觉得还是躺下睡吧,明天还得要上班,于是就在枕头上垫了个小动物造型,把头靠上休息。头高点,以免血倒流入鼻。
    睡到半夜两三点钟,感觉嘴里仍是止不住血,纸巾擦了十来张,流血比较多,于是就抓紧到洗手间,再次将嘴里的药棉取出扔入下水道冲走,把嘴擦干净,再换上药棉塞上......
    30号早上六点来钟,我起来后准备去上班,但嘴里仍在流血,媳妇劝我别去单位了,在家休息或者再去医院让医生看看怎么办。我告诉她放心,如果严重的话我就坐地铁再去医院处理,牙的事,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坚持到媳妇上班走,我便抓紧又去卫生间把嘴里的东西掏出来,浸满血的药棉仍是把便池染红,记得医生当时给我塞的是纱布,也许纱布比药棉好,于是我换上新的纱布。这次塞的瓷实,尽量往嘴里面使劲多塞,并且用牙紧紧咬住。同时,给医院的朋友打电话,说如果一会儿还止不住血,我就去找他。他表示止血的事对于他来说是举手之劳。
    嘴里的血不断地流,我也不想去坐地铁,容易吓着众人。观察观察再说吧。
    一个人在家,咬着纱布,上了会儿网,感觉困得很,便继续躺下休息。


柿·死


    高中同学们约定30号下午一点半集合,一起去我老家摘柿子,那棵牛心柿树比较大,感觉至少有80年以上树龄,今年结的好,大概会有三五百斤柿子。
    德娃来电话问我:“到你老家后找谁联系啊?”
    左侧口腔塞着纱布的我,嘴里已是吐字不清:“已经将联系方式告诉了贺医生。我拔牙了说话不方便,不和你多说了啊。”
    在家上不了班,那就在牙疼的同时看看同学们发往群里的摘柿子照片和视频,分享着他们的快乐,一二十个同学热闹、兴奋、团结协作的样子,让我心里很是舒畅。
    忽然我想:不会是我要死了吧?柿与死谐音啊。
    也就是那么一想,牙疼流的血不是什么大事,纯属多虑。听说同学们每人分了至少一纸箱柿子,我心稍安。同学们高兴了,我也非常高兴。
    晚上,李才子写了一篇与摘柿子有关的作品,里面一句是大概是写我家的“柿树在哭泣”,我表示这样不妥,这柿子是我自愿让同学们摘的,硕果有人摘,有人享用,柿树应该高兴才对,没必要哭泣。但他坚持要写“哭泣”,我也不好意思再多说,否则会让同学们觉得我小气。但心中有种异样的不舒服。
    忽然觉得嘴中的纱布也该取出来了,实在还要流血的话,那就上医院去处理。结果拿出纱布后,并没有再流血。粗略估计一下,大概流血近一碗吧。正好低压高,献血时被人家嫌弃不要,失点血也许血压会下来些。挺好,嘴中的血止住了。
    其实,拔牙没有那么可怕。弄成这样,是我自己不遵医嘱,乱喝水,把伤口冲开了。看来,以后对于自己不懂的事,千万不要自以为是、自作主张。这是一个“流血”的教训。
    弟弟过几天来了电话,说是村里要修路,把我家那棵柿树划在了里面,这意味着柿树将要面临着死亡。
    也许我需要努力一下,试试能否避免这颗柿树的消失。其树干之粗,两个人都抱不住,这是好几代人留下的念想,感情很深。
    在老家,值得留念的东西越来越少了。我更担心的是那座老宅子在我退休以后还让不让我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网旨在提供公益服务,所有帖子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帖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FJL09@163.com,一定及时核实后删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职场休闲网 ( 黑ICP备06005472号

GMT+8, 2018-12-16 05:13 , Processed in 0.11542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