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职场休闲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688|回复: 25

校长念白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6 09: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关村三大“白字校长”,今天终于凑齐了


2018-05-05 老郭 牛不耕




2005年5月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在清华大学演讲结束后,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神采奕奕地拿出一幅书法作品赠送给宋楚瑜。这幅小篆书法内容是清末外交官、中国驻新加坡首任总领事黄遵宪写给梁启超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寸寸河山寸寸金,侉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顾秉林在念这首诗时,在“侉”字上卡了壳,诗也没念完就草草结束,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更尴尬的是,这场活动全程直播……   

短短两个月后,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欢迎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的欢迎词中说:“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

中文系大一就学过“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解释为:“火”乃星名,指即心宿。夏历五月,心宿位在中天;六月以后,逐渐偏西,暑热亦随之减弱。故“七月流火”是指天气渐凉,而不是指天气炎热。较真的群众再一次给纪宝成上了一课。

至此,中关村两大名校校长都有了古文字方面马失前蹄的典型案例。要说国学根底,还是北大厉害。长达13年时间,北大校长也没有栽跟头。

直到今天,人们才发现,不是北大校长不栽跟头,而是校长在挑日子。在120周年大庆这样的场合,在教育部副部长的监督之下,北大校长林建华念出了“鸿浩志”。这个知识点是初中语文常考的。如果说清华校长顾秉林的一字之失还情有可原,毕竟这个字不是初高中语文教学大纲之内,但“鸿浩志”却着实戳中了人们的笑点。

北大的白字校长,堪称中关村白字校长里的压轴人物。

林校长,该换个秘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网旨在提供公益服务,所有帖子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帖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FJL09@163.com,一定及时核实后删除。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9: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唯官唯钱失学问,如此大势那贼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9: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校长的道歉,再次敲响文革警钟


2018-05-06 石扉客 新顶尖悦读


来源:新石扉客栈      id:xinkezhan2017





延续数日的鸿鹄事件有了最新结果,刚在北大校园网上看到,北大校长林建华跟北大学生公开道歉了: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这个做法,我觉得挺好。

这些年,真的假文凭和假的真文凭泛滥,官员文化程度各种注水,人文素养和审美教育缺失,这些大家也早就习惯了,但这次北大校庆上校长读的白字,实在是让大家有点难以接受。

这毕竟不是前两次清华校长顾秉林和人大校长纪宝成那种稍显生僻的典故,而是但凡上过初中的人都不会读错的文字。

盖因初中语文课本里陈胜吴广说的那句话,基本是妇孺皆知。一个字,单独拿出来可能会恍惚,跟鸿鹄之志这句话摆在一起,认错的概率就极小了。

另外,北大校长这个职位类似国子监祭酒,在吾国朝野的标志性地位与符号意义,和其他一般公共人物相比,完全不一样。所以,这个位置所代表的尊崇和文化意义有多隆重,公众的失望之心就有多大。

最后,我同意砍柴所说,前段北大官方在SY案上的不堪作为,也是公众这次对鸿鹄事件这么大反弹的重要原因。

这里要说的是,林建华这封道歉信,文风质朴,诚恳动人。

他把事情来龙去脉说得很清楚了,错误的原因在于文革浩劫造成的教育断代:上中小学时,正好赶上文革,小学五年级基本没有语文课本,侥幸才考上北大。所以林校长没有能够像文革结束以后进入初中的孩子们一样,接受普及式的语文教育。

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里,年轻人已经很难想象,文革刚结束时,这块土地上教育文化程度的原始程度。

先父是个老右派,他在遗著《蹉跎坡旧事》中回忆1979年右派摘帽重新从教的经历,追忆了一个可证明当时基础教育原始程度的生动细节。

他教初中物理,所在班级参加第一次全区统考。那时的区是县的派出单位,管辖四五个乡镇。统考阅卷结束后,他去公社打听成绩,路上碰到校长,校长说恭喜沈老师,全区最高分就在你班上。先父狂喜,最后到公社看到试卷,这个最高分原来是2分——物理试卷总分一百分。

这位以2分获得全区第一的孩子,后来自然成为我们当地最早的大学生之一,现在应该已经是省会长沙的一位厅级干部了。

这个情况,酷似阿城名著《孩子王》的描述的王福。王福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但居然不会写作文,因为认识的字屈指可数。



在大家看来,字典是个传说中的神物,村子里所有人都没见过新华字典。王福父亲是个哑巴,终其一生的愿望,就是想给王福买到一本新华字典,最终也未能如愿。

所以,文革带来的深重灾难之一,就是国家民族好几代人青春年华的极度荒废,就是文化衰落和文明断代。只是没想到,文革在林校长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给他挖的坑,要在几十年后他63岁时再跌进去一次。

从公关的角度讲,校长直接面对学生们写信道歉,几乎是唯一的善后办法了。

当然你不道歉,其实也没啥。新的热点很快起来,过段大家就忘了。

人家省长好几次镇越,现在还厚着脸皮若无其事地继续镇越,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更何况,如果越来越多官员特别是手掌生杀大权的大官坚持不认错的话,我怀疑大家也就慢慢习惯了,最后会统一思想,新华字典里直接把鸿鹄改成鸿浩不就得了。

这不是不可能。1980年代的严打让大家印象十分深刻,我小时候被组织参加好好几次公社召开的公开逮捕大会。几乎所有在台上读报告的官员都一口一个隶捕,有趣的是,几乎没有人怀疑过这个字的读音,我周围很多大人也跟着一口一个隶捕

所以,林校长能公开道歉,真的是难能可贵。

除了这封信体现的诚实和勇气外,我感觉最可贵的是林校长在这封信里再次敲响了文革的警钟,让人不由自主地会再次想起温总2012年3月14日那次著名的答记者问,让每一个具备正常理性和良知的中国人警惕遗祸国家民族的文革浩劫再次重来。

如果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话,就是希望林校长能鼓勇而行,用一个开明的举动来为SY事件做一个圆满的解决。

最后借校长这份道歉信的最后一句,送给校长自己:

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现实的行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9: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要把不要脸进行到极致啊。莫非那个时代的人都不知道鸿鹄之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9: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自己念错字找这么大一个理由,转圈丢人。品行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10: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孙锡良:林校长,你可以迈第三步了
2018-05-07 09:48:2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北大,一听这两个字,我通常不只理解成“北京大学”的缩写,而是有多重意义的符号,她,既是大学,又是生产“大家”的工厂,还是中国思想的创新地,更是引领中国教育的一座丰碑。她,曾经是灯塔。

  在北大120周年校庆讲话中,林建华校长念错了“鸿鹄”中的“鹄”字,当时感觉特别诧异,因为这个词太常用了。

  后来,微信上听说他道歉了,我就选择了原谅。

  昨天晚上,我的公众号老友问起这事,我又认真看了一遍他的“道歉”,立刻让我下了个新结论:从林校长的品德看,北大这座灯塔真的倒了。

  无论现实还是网络,至少90%的人对念错字都会选择原谅,老师课堂点名经常会出现类似现象,算不得太掉格的事,学生们经常还会报以可以化之的集体欢笑。虽说“鹄”字并非生僻字,我还是认为没有必要上纲上线。

  然而,林建华先生踏出的第二步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千错万错都是“文革”错。

  在我自己做结论前,我把这事跟正在读高中的孩子讲了。她就问我:“这个校长教什么的?”我答:“教化学的教授,还是博导。”女儿立即反问:“化学没耽误,为什么‘文革’就耽误了他这个字?难道‘文革’中不学这个字吗?”

  好,这下我可以对北大和林校长说点什么了!我就想讲一个“怨”字。

  以文见长的北大,瘦死的骆驼也该比马大,无数中国精英聚集于此,校长念错了常用字,想不被大家怨几声是很难的,全国人不怨你,北大人也会怨你的。

  躬自厚而薄责于人,本是名校校长应有之举,若依此行,不仅能取得原谅,且能逆势为你加分,你没有择善而为,却选择了让人更怨你的无知——以“怨”消“怨”。怨气之至,在于人心内部分裂之证,不知言无以知人,林校长的长篇“文革怨言”就象镜子一样把自己照得清清楚楚——怨天尤人。

  北大,出了很多知名校长,孙家鼐,劳乃宣,严复,蔡元培,胡适,马寅初,周培源等。这些校长之所以为世所称道,恐怕不在于他们个人学术修养深浅,更多在于他们懂得以德育办教育,不是“放于利而行”,放于利而行则多怨,校长之怨,是北大累年积怨的总表达,北大的教育者们,几十年来从不怨自身教育缺失,永远只怨“经费不足”,它不知道今日北大的所谓光环不过是“中国最优秀人才”和“中国最先进办学条件”的堆积物。林校长的空洞、轻浮和不诚实就是北大现实形象的缩影。也许北大仍然藏龙卧虎,但这并不能掩盖这个“缩影”的存在。

  “林建华之怨”也并不是没有一点进步意义。有什么意义呢?那就是间接平反了“文革”,他让有知和无知的整个集体都明白了几十年来有关“文革”传言的“现象化特征”。

  “文革是个筐,万恶往里装”是近几十年中国恶者、伪者、庸者、无知者的最好办法。凡在那个年代死去的官员和文人都被说成是受迫害致死;凡在那个年代从领导位置上退下来的人都说自己被残酷迫害,然后为自己增添许多“荣光”;凡在那个年代被要求参加工农劳动的干部都说自己被迫害,他们用自己的“被迫害”解释了工农的长期被迫害地位;凡在那个年代违法坐牢的人也都说自己被陷害,相当多的犯罪分子得到了“平反”。言而总之,“文革”实现了对后时代的形象大一统——人格化的“秦始皇”。

  我无意于讨论“文革”对错,但“林建华之怨”诠释了“文革”的部分进步意义。

  名校如斯,中国教育何去何从?

  最后,我很想公开呼吁林建华先生勇敢走出第三步:是辞职,还是恋栈?可以选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10: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校长的0分作文


2018-05-05 写评论 刘主编



对于北大来说,2018年真的是多事之秋。

今年是北大120周年校庆,10年一大庆,这算一个大日子。北大校长出来演讲,所谓演讲,你懂的,其实多半是念稿子。

念稿子就算了,问题是,念稿子还念错了。

稿子里有个词叫“鸿鹄”,校长给念成了“宏浩”。鸿鹄之志给念成了宏浩之志。

一般人要是念错就念错了,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北大校长——这个被认为中国最有学问的人——把这个中学生都会的词给念错了,这就有点滑稽了。

不过即使这样,还都不算什么大问题。人非圣贤,北大校长也是人,犯个错怎么了,犯错了改正过来还是好同志嘛。

问题是,他又画蛇添足写了一篇文章,希望给自己找补回来。

但这次比宏浩更严重,这篇文章漏洞百出。

说实话,本来他的演讲稿是没人看的,即使写得差一点,念得差一点都无所谓。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场面话。

但是他情真意切写了一篇道歉的文章,大家一定是会认真看的。因为大家会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终于到了见证奇迹的时刻。

校长的这篇文章堪称高考0分作文的典范!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北大校长的第二篇文章到底有什么问题,也顺带一起学习一下写作方法。




校长的道歉信是这样写的。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校长说,之所以犯这个错是因为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那么我想请问,如果不熟悉发音,你写演讲稿的时候,怎么把这两个字打出来的呢?

请问“honghao”这个读音,怎么能打出鸿鹄两个字呢?

这篇文章开篇的字里行间,除了不真诚我读不出第二个意思。

这里就要讲写作的第一个知识点,那就是“开门见不如坦诚相见”。

开门见山不如坦诚相见

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北大之所以是北大,不是因为他当时学术有多厉害,而是因为他的真诚——北大当时聘用了很多连大学学历都没有的人当教授,比如梁漱溟、陈独秀等老师都没有正经文凭。

但校长的这篇声明硬要把一个文化错误偷换概念变成“发音”错误,这真的很不高明,也显得不真诚。

而且为什么要用“鸿鹄”呢?这个词很高级吗?中文词汇量那么丰富,形容高远的志向有很多词汇,为什么不能用个大家都能看懂读懂听懂的呢?

其实,对于写作来说,文笔好坏其实是第二位的,真诚是第一位的。要讲真话,讲心里话,这样的东西才有力量。

写文章没有文采只不过是羽毛不太华丽,而如果没有真诚,那就是烂肉一块。

建议这么修改: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上故意掉书袋用了鸿鹄这个词,但是没用好。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掉书袋”是自嘲,反而会让人觉得可爱。)



校长在接下来分析了原因。

主要有三点原因:1、生活在偏远农场,找不到书学习;2、看毛选看太多,所以语文不好;3、当时高考重视作文,不重视词法。

如果我是高考作文阅卷老师,看到校长的这篇作文,一定会给0分。

为什么?首先逻辑混乱,其次思维混乱,这样的人完全不应该通过考试。

先来看三点原因。

1、偏远农场,找不到书学习跟不认识“鸿鹄”二字没有关系。鸿鹄是指大雁和天鹅,他生活在农场,更应该熟悉这些东西才对。

2、现在一说语文水平不高就说是十年文革不学习只看《毛选》,但是《毛选》的文笔是非常好的,这个锅毛选不背。

3、当时高考重视作文,不重视词法,那更应该知道鸿鹄啊!因为鸿鹄就是作文里的词汇素材。这不叫词法,词法是指词语搭配。

枉费校长感慨半天,三个理由一个都没在点上。

比如第三条,校长是这样写的: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为什么作文占了80分是幸运?这样的写作水平恐怕连20分都拿不到好吗?

这里引出写作的第二个知识点:有效的写作都是从结论倒推原因。

从结论倒推原因,而不是想当然。

校长想说自己语文水平不好。但是语文水平不好怎么能当北大校长呢?所以他把责任推到历史上,什么出身不好,被时代耽误,阴差阳错。

是不是很像选秀节目?为什么没红,因为出身不好,被时代耽误,阴差阳错。bingo,全中。

应该怎么改?

从结论倒推原因的方法叫做“金字塔原理”,写作时,心里要有一根弦,时刻想着,金字塔的塔尖是靠底座支撑的,所以支撑点一定要稳,也就是说,陈述的理由每条都要经得起推敲。

文字功底很差,主要有几个原因,1、过去理工科的确不重视语文能力培养;2、过去的写作重文字不重表达,所以可能写对了,但是说不出来;3、词汇量贫乏,用了一些大词空词。

这次出了这个事,也给自己和全体北大教员提了个醒。一定不要让上一代人偏科的问题在这一代人身上重演。要以身作则在北大推行通识教育,把提高语文能力放到头等位置。



到这里还都不算大问题,小修小补就行。真正让这篇作文得0分的是最后的价值导向。

校长是这样说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我就想问一句,既然你不能保证不出错,那你能不能先从北大引咎辞职?全中国这么大,我们难道找不出一个“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人来当北大校长了吗?

一个当老师的人,说“自己这么大年纪了”“非一日之功”,这种苟且的态度实在是不配当老师。

堂堂校长都是这样的态度,你让北大几万名学子如何给自己设置目标?是不是也可以说,“我既然将要毕业,估计也很难有什么改变?”“我以后走上领导岗位,恐怕也不能避免犯错吧?”

而且更要命的还在后面,校长继续说: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你看懂了吗?这个说错了话,觉得自己短时间也没法改正的人,说他感到失望,是因为你们这些人没有关注到他的重点而只关注了字词的细节。

呸!真好意思说啊。

你跟他讲读音,他跟你讲历史;你跟他讲历史,他跟你讲积重难返;你跟他讲积重难返,他跟你讲抓大放小。

一篇文章下来,正经问题没有讲清楚,满篇的油腻气息。

妥妥地旧式官僚做派。



接下来讲解第三个写作的知识点:所谓好文章,前面都是铺垫,所有的内容都要为结尾服务。

所有的内容都要为结尾服务

这篇文章的落脚点,一定不是卖情怀。

一个犯错的人自己都没洗干净,有什么情怀好卖?

这篇文章的落脚点应该是新教育改革。

北大120年了,之前的100年所受到的质疑都不如这20年受到的质疑多。为什么?因为经济的发展需要教育同步的发展来适应。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大强国,但是中国的教育是世界第二了吗?

作为北大, 作为北大的校长,有没有必要考虑这个问题?要不要有这个格局和视野?

这次念错字是个小事,但也可以是个大事。这说明北大必须现在立即点燃教育改革这把火,真正把语文教育、通识教育提到新的高度。

结合现实,中国现在正在强调母语语文的重要性。语文要从娃娃抓起,这个重要性是超越各个学科的。

30年前,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10年前,是学好英语走遍天下都不怕。
现在,应该是学好语文(中文),才能走遍天下都不怕。

这是每一个中国人应该有的自信和自觉。

一般来说,文章写到这里,就应该把感情推上去了。这是基本的写作技巧。通俗点说,就是要抒情了。

可校长抒的是什么情呢?

校长说的是,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呸!完全没有格局,也完全违背了百年北大的精神!

如果120年前北大的学子们没有焦虑和质疑,怎么会推翻巴黎和会的决议?怎么会有火烧赵家楼?怎么会有开启新时代的五四运动?

又怎么会有现在让你在这里侃侃而谈的北大校庆?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来,写作真的是一种很重要的技能。

俗话说,一句话能让人笑,一句话也能让人跳。这就是写作能力带来的差别。

最后,站在文章构思的角度说说这篇道歉文到底应该怎么写。

首先,肯定是承认错误,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人因为你是北大校长就揪住不放。所以不要有被害妄想症,历史教育我们,不要低估人民的智慧。

其次,分析错误的原因。不要把原因都归入社会和历史,要从自身找原因,因为越是透彻地找原因,越是容易得到别人的认可,也越容易做出改变。

最后,内容的升华。既然这是道歉信,就不要指望给自己翻案,反倒不如“自己打倒自己”。蔡元培几次辞去北大校长,才成就了今天北大奠基人的身份。

作为现任北大校长,如果能借这件事真正推动北大的变革,这才是北大之福,中国教育之福。

而如果寄希望于玩文字游戏或者用0分作文来挑逗公众神经,那么不好意思,人民最好的回应就是四个字:

才懒得理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10: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雷起:北大校长的道歉信令人愤怒
2018-05-07 09:44:26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风雷起


  2018年5月4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活动在邱德拔体育馆举行。

  9名副国级领导到场。

  焦点在校长林建华讲话时。

  当林校长读到“鸿鹄之志”时,把“鹄”(hu)读成(hao)、读到“莘莘学子”时,把莘(shen)读成 "jin" 、读到谆谆教导时,把“谆”(zhun)读成“dun”。引起了学生及网友的注目。


  据网友查证,林校长的幽默一直都有。这些年他从北大常务副校长,先后调任重庆大学校长、浙江大学校长,再回到北京大学做校长。在主政浙大期间,一次活动上致辞,将浙大校歌“大不自多,海纳江河”活生生改成了“大不自多,江纳海河。开学典礼上又对着满校浙大学子说”我们重大的学生“。

  网友质疑:作为中国顶尖大学的校长,代表的是北大颜面,甚至是国家颜面,如果语文知识实在不过关,能不能找个好点的秘书?一直号称中国最强的北大中文系不是还有50余位在编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吗?

  原本以为此事一笑而过了。

  结果,今天林建华教授公开道歉了。我们来看看道歉信。

  错了就是错了,及时出来道歉大家认为态度是端正的,谁还没个念错字的时候啊!中国名校校长业务繁多,秘书写的稿子没时间熟练,工作不够认真,以后自勉就好了。结果一看道歉信内容,这位伟大的林校长居然把文字功底不好归罪于文G中不让其好好上学。归罪于让他学习毛主席的《矛盾论》《实践论》了。

  这一道歉引起了网友的愤怒。

  司马平邦说:北大校长读错字归因于文革受教育不系统,该学到的没学到,这也忒不要脸了,文G时教你学老三篇,教你要实事求是,你不也没学到吗?再说当今董事长、副董事长、总经理也都是文G时受教育,人家教过那么多话也没出过你这种丑,以此诿过于文G,既不客观也不坦荡,真配不上”北大“这两个字。

  网友说的好:北大校长这封致全体北大学生的一封信,真是给所有北大学生上了一堂生动、真切和完美的课程:凡是自己不想承担的责任,一律推给文G真是大智慧,大学者,大脸蛋。

  文G过去四十多年了,林校长念念不忘为哪般?知道自己的文字功底不好,这几十年干什么去了?有错误一推了之,有问题都推给文G,这是精英阶层官僚阶层的护身法宝。

  不知道这样没有担当的校长如何能教出来有责任、有担当、实事求是的学生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10: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钟仁燕:北大校长,基础教育不一定非得在文革时期全部完成
2018-05-06 17:12:1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钟仁燕


  北大校长念错了几个字,其实没有什么,谁说话敢保证一个字不错,读音一定像是播音员那样准确?

  但稍有遗憾,校长是进二连三的把多个字都读错了;之后很有诚意的,就不识字、读错音公开道歉;公开说,读错字,发错音,是因为学习“基础教育”时,正逢“文化大革命”,校长没有受到“完整的基础教育”。

  让人看不懂的是,致歉信中说“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其实错就错了,东扯西扯,没多大意思。但凡能上网,都是有一些判断能力,能揣摩简单的是是非非的。

  从网络上知道,北大校长念错了以下几个字:“鸿鹄之志”的“鹄”、“乳臭未干”的“臭”、“谆谆教诲”的“谆谆”。其实这个几个字是不该念错。1. 北大老师、学生都会是有“鸿鹄之志”的;2. 从孩提时代进入北大,算是除去“乳臭”;3. 至于“谆谆教诲”,哪个北大学子不该在这样的环境中?

  不过就算是念错了,又何妨,众人议论几句,也是好意,毕竟校长是校长,北大是北大。《环球时报》也说了,北大校长为念错字的道歉,要多深刻才行。

  深不深刻,有多深刻,众人能判断。但就校长把“基础教育”不扎实,怪罪“文革”,是无法让人感受到“深刻”。

  因为,人们很容易有以下疑问:1. 这个稿子是谁写的?2. 如果是校长写的,咋不会念?——校长用的不是拼音输入法,是“五笔”类的字形输入法?3.退一步讲,就算是另有代笔代劳,就该在旁边用“同音”简单字标注上。

  说来说去,念几个白字,没有什么,这都怪中国的文字太多。我以为,念出错别字,一点也不会影响校长在“语言文字”学科以外的领域发挥作用。因为各类学科人才,各有不同专注和特长。

  我们知道,但凡报纸、杂志由于编辑失误,用错了字、排错了版,一般都会在下一期上致读者“更正”。大多简单几句话,指出错误所在,表示歉意。大多数读者都会谅解。

  当下中国,都在尽力发展,专注为人民谋幸福,如果老是专挑30年前的往事,那个我们父辈尽力投身的建设时期说事,没大必要——请相信我们的父辈的选择,尽量就别给人造成:老是拿着发生在前后30年的事情互相否定的印象了。

  因为,众人会看清楚,明明是自己的原因(至少没有在学完“基础教育”后,继续使自己受教育吧),硬是扯上“文革”贻误了“基础教育”,一是没有必要;二是显得太牵强,会让人觉得不够深刻。是吧?

  如果确是文革贻误了谁,那谁就,下决心“补回来”因为文革的贻误。别等到官至校长了,让人仰慕了,众人关注了,来了个贻笑大方的白字。如果一定要说文革真的贻误了谁,那又如何解释校长能官至“校长”?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任务,今天的北大并没有因为校长的基础教育是在文革时期打的,就被嫌弃。所以校长就不必在不识这几个字,读错了音之后,忙着去揭发文革的教育模式。

  如果硬要批判,就去痛斥1949年前的旧中国吧,据众人所知,1949年前的中国华北平原,曾放不下一张平静的桌椅。

  ——这篇文章将就写成时,恰巧被光着膀子来送快递的邻家大哥瞅见了,他说他认得“鹄”、认得“臭”、认得“谆”,说自己也是在文革时期打的基础教育。说没有必要为这几个“字”,费这么多口舌,不就“鹄”、“臭”、“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00: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健:北大校长读错字

2018-05-07 11:35: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行健




  把“鸿鹄志”读成“鸿浩志”,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不是山野村夫,不是颠南倒北的农民工,而是一个堂堂北大校长。在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如此庄重的场合作报告,竟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不得不让人见笑并议论纷纷。他没有想到自己不小心制造了一个公众的话题,更没有料到,自己随后对全体同学们的道歉信,竟把自己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这互联网如此发达的时代,名人的一举一动,需要小心翼翼,因为在大众的心目中,他们就是社会的楷模,是属于被人高度关注的群体 。作报告读错字,成为网上沸沸扬扬的热点话题。这事儿首先自我检讨,并在一天之后公开向全体同学道歉,客观说,这样的态度值得肯定。相信大多数人也会客观正面看待他的道歉。社会的基本面总体来说依然是善良的、平和的、包容度很强的。只要他实事求是,坦诚布公,不掩饰,不矫情,不文过饰非,大众肯定会以最大的善意原谅他的。只是他林校长并非如此,而是把责任推给“文革”,说什么“文革”让他没有受到良好教育使然。把“鸿鹄志”念成“鸿浩志”让北大的同学和朋友们已经够失望了,承认自己“文字功底的确不好”也就算了。千不该万不该,说自己上中小学赶上“文革”时期,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直到高考前几天才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还对北大同学们说自己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作为北大校长,如此矫情,不得不让人认真思索。

  “鸿鹄之志”的典故在中国社会相当普及,作为北大校长,他却读错,舆论讥笑他一顿,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他出了不该出的文字错误。不管他感觉自己有没有面子。

  念错了一个字,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大事。理由很简单,谁没有念错字的时候?清华校长读诗卡壳,人大校长用错成语,北大校长念错字,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们都会接受一个“并不完美的校长”。

  只是互联网上大部分人的评论,认为他的道歉不够真诚,让“文革”为他背黑锅,也有违事理。这些批评在事理的分析上、在逻辑上,具有无可辩驳的分量,所带着的热情和严肃性,也并不是无事找事,成为不断挑捡他、吊打他的理由。“文革”不是任何人、任何事都可以向里面排放污水的臭水坑。“文革”作为一个时代早已过去,四十年来沧桑巨变后,人们所经历的现实不断唤起的人们记忆,并促使人们对她重新审视后,开始理性承认我们曾经对她评价的局限性。

  “文革”时初中课本的经典文章《陈涉世家》,就使用了“鸿鹄”这一词语,“鸿鹄之志”是那个时代使用频率很高的典故。更何况,林先生在北大就读八年获得有博士学位,随后在北大任教,在北大这所名校耳濡目染几十年,还不认得“鸿鹄”,就足令人感觉不堪了。此事起码说明林校长在做学问、做工作方面不够严谨,太过马虎。林校长今天能挤上如此高位,我们有理由怀疑他不是靠扎实的学问、踏实的工作上位,是否有投机钻营之嫌?值得怀疑!

  如果不认得或者对“鸿鹄”读音不确定,一般人断不会在致辞中把其作为书面语写入。不堪之处还在于,念错书稿中写入的“鸿鹄”,不能排除是有人代笔之嫌。即使有人代笔,发言之前只要认真通读和检验一遍,也断然不会出现如此低级错误。如果这种推测成立,那就只能说明林校长身上官僚气息太浓厚了!

  大家愿意看到是林校长没有矫情真诚!

  作者  行健  2018.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网旨在提供公益服务,所有帖子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帖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FJL09@163.com,一定及时核实后删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职场休闲网 ( 黑ICP备06005472号

GMT+8, 2018-8-19 09:26 , Processed in 0.16806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