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职场休闲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1|回复: 0

【98】我的家法是柳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时候,我们家上屋正面墙上显眼处有根柳条,大概二尺来长,用红绳拴着,挂在一个打入墙体的铁钉上,那就是针对我的家法。大概是在接到老师说我在学校捣乱的告状后挂上的。
    姐姐每看到那根柳条,就会笑着指向我。我一看那根柳条,马上就心生敬畏,迅速把眼转开,老老实实。亲友们来了,也会问挂个柳条干嘛?不久,大家就都知道了,那根柳条是属于我专用。
    在柳条旁边的界墙上张贴着我获得的几张奖状,我其实学习挺好,但却总是挨打。要不是妈和奶奶经常护着,我会被打得很惨的。
    自己从小就笨,挑水、挑窝瓜、担红薯、背粮食这种力气活,干起来没问题,不存在什么技术含量。像烧火、扫屋子这种技术活一般都是姐干。有次冬天,让我清扫屋子,由于没经验,我拿苕帚扫了不大一会儿,便满屋灰尘飞扬,把自己也呛得咳嗽起来,父亲在院里看到,大喊一声,过来就照我屁股上踢一脚,让我停下。
    过了很久,屋内灰尘才落地。父亲罚我用扁担挑着两个箩头筐,拿着铁锨去外面担土垫猪圈,一直上学的我这是第一次干这活,挑着箩头筐,却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母亲知道我笨,不久便跟了出来,引着正在徘徊的我,一起去村边的坑里,妈妈可能也是想锻炼我,让我自己试着用铁锨去铲土,我以前没用过铁锨,笨手笨脚使的很别扭,又不得法,再加上冬天冻的结实,我铲不动,妈妈拿过铁锨铲了几下,也是弄不动,便说:“瞎娃子,咱回去吧,这铲不动。”我不敢空着回去,就努力试着在坑里的坡面上划拉,一层层地扒,也只弄下了一点点,妈妈怕我手冻坏,劝我回去,在妈妈的掩护下,幸好父亲没有看到箩头筐内有多少土,我抓紧把土倒进猪圈里,这才蒙混过关。
    有时候,我心里也会不平衡,我姐比我淘气的多,她很小的时候就是村里一霸,也是村办学校的一霸,嘴巴如刀子,没有人敢惹她,我小时候基本是在她的保护之下,她那么“恶”,为什么父亲不打她,却总愿意打我?
    由于父亲的娇惯,姐姐初中毕业就不再上学了,看她不上学很自由,我还要受着求学的苦,有时候也会感觉父亲太歧视我。
    一次,父亲骑自行车带十多岁的我从绞坡路往下走,由于坡徒,万一刹车失灵容易掉到沟里或者坡下,父亲在险路处停车,随口说了句:“这坡太徒,咱家主要靠咱们俩,万一出事了不好,我骑着下坡,你自己在后面慢慢走吧。”
    当时,心里不太愿意走,但却为“咱家主要靠咱们俩”而感动,原来,父亲打我并不是讨厌我,要不他也不会在无意的一句话中会这么重视我。可见,我也肩负着这个大家庭的责任。被打的那些疼,瞬间从我心中彻底烟消云散。
打,有时候也是爱的一种特殊方式。我上大学后,姐曾经问过我:“小时候经常挨打,你恨不恨父亲?”我说不恨,她说她不信。
    回头再看父亲对我与姐姐上学的态度,自然就会明白过来,女儿学习差了与家庭的传承关系不是很大,但儿子如果学习不好,这个家庭的未来可能就不会很光明,因此要对我严加管教。
    虽然全家人都觉得父亲对姐姐偏心,但我已经明白,经常动手打我,偏向的却不一定就是我姐,父亲的拳打脚踢归拢着使我不至于走偏。
    我的家法,那根柳条,它就如同核武器,威慑的作用更大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网旨在提供公益服务,所有帖子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帖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FJL09@163.com,一定及时核实后删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职场休闲网 ( 黑ICP备06005472号

GMT+8, 2017-11-18 18:18 , Processed in 0.11095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